财富生活 | 不给自己设限,人生才会有更多可能

2019-01-15 14:27:00

“在手里拿着一把锤子的人眼中,世界就像一根钉子。”

这句话被芒格在多个公开场合反复提起,他试图在让更多人明白:一定不要试图以一种思维模型来解决所有问题,因为你的思维往往只来自某一专业学科。

但不幸的是,人人通常只用自己惯常偏爱的思维和视角看待和解决问题。

如果我们不能同时掌握历史、心理、生理、数学、工程、生物、物理、化学等专业知识,那么是否存在一种可能——我们可以熟练地运用来自不同学科的多元思维方式?

在《多样性红利》一书中,作者斯科特·佩奇通过多样性视角、启发式、解释和预测模型四个认知工具箱框架帮我们构建了这种可能。

图片关键词

1

用视角建立多样性坐标

在我们处理一件事情和评价一个人的时候,都带着某种视角——你怎么看这个东西?你把这个东西看成什么?

那么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什么是视角呢?在《多样性红利》中,作者佩奇给出了精确定义是:“视角是从现实到内部语言的映射”,他带我们从“解题的视角”探讨了视角:

1)视角的选择,直接关系到解题的难易

生活中也是这样。要描写一个复杂的地形,你最好画张图,而要叙述一个复杂的道理,画图有时候就不如文字方便。从哲学上说所有视角都是平等的,但是从解题上说,视角跟视角可太不一样了。

2)如果能有自带结构的视角,更利于解题

比如说“能按照数字排序”,就是一种结构。在门捷列夫发明元素周期表之前,很多人都尝试过把各种元素分类。你可以考虑按照元素的某一种化学性质分类、按照颜色分类、甚至按照产地分类,这些都有道理,但是没有科学结构。门捷列夫考虑到“原子量” —— 确切地说是质子的个数 —— 这个视角,它就自带一个结构:它允许你把元素按照质子数排序。

有了结构,你看东西就不再是杂乱无章的一堆,你就有了章法。数学上的坐标系,就是一个结构化的视角。

3)对任何一个难题,都存在一个最优视角

为了证明这个观点,佩奇为此专门提出和证明了一个数学定理,叫“学者存在性定理”。

这句话说着容易,但是真要找到那个视角,可是非常困难。事实上,如果你仔细考虑佩奇对“视角”的定义—— 凡是能把一堆东西跟你随意定义的某个内部语言对应起来的关系,都是视角 —— 那么有些视角很可能无法用直觉获得,以至于对解题没什么帮助。

“学者存在定理”给了我们希望。一道难题摆在面前,可能当前谁都不知道怎么解决,但是你要相信,总有一个视角,会让答案看上去那么简单,能够脱颖而出。

这就好像以前的人认为光非常神秘,而牛顿一旦有了“光是不同颜色的混合”这个视角,光就不再神秘了。以前的人觉得天体运行非常复杂,而牛顿一旦有了引力这个视角,他就能精准计算行星轨道。

你是否尝试过使用不同的视角去攻克一个难题呢?

图片关键词

2

用启发式引导多样性方向

如果你去了解一点认知心理学,启发式(heuristic)简直到处都是。

什么叫“启发式”呢?从解题的角度,佩奇给的定义是“启发式是这么一个规则:在某个视角里,使用这个规则能够得到一个解 —— 那么你受此启发,也许可以把这个规则用在别的问题上,得到别的解。”

不论如何,没有启发式是不行的,你不可能面对什么事情都从头推演。作为社会栋梁,你更得多掌握一些高级的启发式。

所谓视角,是你怎么看这个东西,相当于建立一个坐标系。那么启发式,则是有了坐标系之后,你怎么在这个坐标系里“走”。在《多样性红利》这本书中,佩奇提出了四个专门用于解决难题的启发式:

1)“拓扑启发式”

不要被“拓扑”这个充满数学味道的词所吓住!其实所谓拓扑启发式,就是看看四周临近的地方。比如你读到一本书觉得有意思,你就想看看这位作者还有没有别的书,这就是在使用拓扑启发式。

拓扑启发式的成败跟视角关系很大。视角就好比是坐标系,自带一个结构,而拓扑启发式则是沿着这个结构走。拿刚才选书的这个例子来说,考虑作者,就是一个不错的视角,你的拓扑启发式是看看同一作者的其他作品。而如果你的视角是“书的封面颜色”,看到一本蓝色封面的书觉得不错,于是专门找蓝色封面的书读,那就大错特错了。

拓扑启发式是只要是临近的地方都可以考虑,没有特定的方向。更高级的做法是“梯度启发式”。

2)“梯度启发式”

梯度启发式也考察邻近的地点,但是它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你做汤,尝一尝感觉有点淡了,你认为这不是最优解。那怎么探索最优解呢?既然现在汤淡,你想让它变咸一点儿,你想要的就有一个明确的上升的量—— 在数学上,这就叫“梯度”。那么显然你应该加盐,而不是加水。你的探索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咱们还是用探险者探索一片区域的最高峰来类比。作为一个探险者,如果你现在的位置不是哪个山头的山顶的话,那么梯度启发式告诉你,你应该往高的地方走。你看看四周,哪个方向越走越高,你就往哪个方向走。

3)“允许犯错启发式”

所谓允许犯错,就是你可以搞一些“任意的震动”。

一开始你的错误多但是机会也多,后来你就没有随意犯错的权利了。其实我们开“头脑风暴”会也是这样,一上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可以随便出主意,但是最后总要选定一个方向集中思考。

4)“群体启发式”

群体启发式是用模拟生物进化的方法找到最优解。

你可能听说过“进化算法”这种东西,它的思想是这样的。比如说你要寻找一个什么东西的最佳配方。如果这东西的配料只有一两种,你固然可以使用前面的那些启发式,从一个配方开始,在临近的区域慢慢试,淡了就加点盐,咸了就加点水。可是如果这个东西的配料特别多,你怎么办呢?

尽管《多样性红利》告诉我们了很多启发式,但真正解题能用的套路太多太多了,并且世界上不存在一个万能的套路,用在所有问题上都好使—— 这个理论甚至还是一个数学定理,叫“没有免费午餐定理”。

我们要做的就是多掌握几个套路,多转换几个视角来解题,不正是如此吗?

图片关键词

3

人生一切难题,“视角”给你答案

前面的文章说到解决难题,你需要一个“视角”,这个视角,就是你怎么看这个东西,你把这个东西看成什么。而找到一个“完美视角”,能帮我们把一道难题瞬间化解。

宇宙学的视角 

天体物理学给我们的是一个“宇宙学视角”。宇宙学视角意味着,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这个世界不是因为你而存在的。 宇宙中的星星比地球上的沙子都多,比地球上有史以来出现过的所有人说过的所有的话,其中所有的字所有的音节都多。 不管你怎么想象,宇宙都比你想得更大。 

宇宙学视角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让我们谦卑一点。 如果你有点宇宙学视角,你可能会觉得人跟人的区别不但不是坏事,反而还值得珍视。 愿意向外探索,实在是事关谦卑的美德。 好在我们这个宇宙没有义务让我们理解。它现在还充满未知! 

从观众视角到选手视角 

好像文艺演出,观众看到的是充满激情的表演,实际上从演员到工作人员,做的都是特别具体、没有那么多激情的工作。任何工作都是如此。高光时刻都是很少的,体育新闻里的射门集锦根本代表不了足球运动员大部分时间做的事情。 

如果我们不满足于当个观众,想要真的参与乃至从事某个工作,我们就必须先从看热闹的观众视角,切换到选手的视角。那么你就会看到很多很多琐碎的、麻烦的、重复的、不如人意的、反复折腾反复失败就好像有人故意跟你作对一样的东西。 如果一个人停留在观众看热闹的视角,眼高手低,只关心高光不好好做小事,真给他个活一上手就完蛋,那就什么驱动,什么门道都谈不上了。 

生活中,还有很多精彩的视角,等待我们去体验,有很多的启发式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难题,就像现在很多人都推崇“跨界思维”,那些思想和认知能够不被视野和圈层局限的人,更容易破解难题。允许多样性的视角、解释和预测,你就能不偏颇。

正如北师大教授狄增如在推荐语中所写:面对未来不确定的、不可预测的风险和挑战,只有多样性才能孕育出适应和创新的种子,保证系统长期稳健的生存和发展。

最后,希望你能有收获。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内容仅作为内观点分享,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